«

作者 相均泳(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新经纬特约专家)

近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对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进行了约谈,建议其采用“无押金”模式。事实上,自2016年开始,共享单车以一种狂飙突进的姿态,几乎一夜之间席卷全国大城小市。资本纷纷加注,企业跑马圈地,共享单车发展快到了令人措不及防的程度。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7月,全国共有近70家共享单车企业,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注册用户量超1.3亿。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今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摩拜单车入选领先科技成果,“集聚了比较少见的资本的注意力和投入”。过去一年内,共享单车行业得到30亿美元左右的投入,主要集中在第一梯队企业。今年7月,ofo完成E轮融资,总体融资规模超过13亿美元。摩拜则在6月份完成E轮融资,总规模超过10亿美元。然而,资本青睐的只是第一梯队,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很难获得资本关注。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曾向各大投资机构投了上百份的投资计划书,小蓝单车CEO李刚“跑遍了上百家基金”,都没有给他们带来一笔投资,最终成了倒下的一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35家共享单车企业已倒闭或停止运营,另外有近20家濒临倒闭,行业倒闭潮的序幕已经拉开。

步子迈得太大,灵魂没跟上。快速烧钱扩张,这条互联网行业反复验证过的实用策略是共享单车行业的共识。各家企业拼命在最短的时间内铺最多的车辆,获取尽可能多的用户,并未去冷静地思考企业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和盈利模式。在初期,共享单车企业通过大量投放单车,并通过收取押金回收资金,形成稳定现金流,维持了持续的运营和扩张。但是,好景并不长。随着第一梯队巨头不断集结资本,共享单车价格补贴战愈演愈烈,融资能力有限的二三梯队企业迅速成了强弩之末,用户挤兑式的退押金风潮最终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押金管理关乎生死大计。共享单车行业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留给人们的不仅仅是惊愕,也有沉重的拷问。这种简单粗暴的“融资、造车、铺车、免费骑车、再融资”,甚至一心盯着消费者押金的经营模式已经走到了墙角。跑马圈地的博弈结束后,共享单车企业凭什么去实现可持续发展?近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召开了共享单车企业公开约谈会,与会企业几乎都有意无意地回避了企业盈利模式议题,对押金也只是强调不会随意挪用,这意味着押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继续存在。当然,随着监管机制的不断完善,共享单车押金管理将更加规范,押金由第三方存管将是必然趋势。值得思考的是:倘若没有了押金,还有多少企业能够继续红旗不倒?

下半场靠什么去盈利?依靠资本和押金的上半场竞争已经基本决出胜负,规范化管理的下半场靠什么?这是所有共享单车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首先,要不忘初心,回归并经营好分时租赁。共享单车企业上半场走得太快,下半场不妨先停下来回头看看,回归分时租赁本源,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提供更优的体验,提供更多的价值。和“没车骑”相比,消费者更希望“有车骑”和“骑好车”,也愿意支付合理的分时租赁费用。其次,提升广告收入。共享单车行业已经聚集了大量的用户,截至今年7月,共享单车注册用户量超1.3亿。同时,这类用户也是比较容易接受新生事物,并且崇尚低碳生活的人。利用技术创新,提升广告收入,是共享单车企业未来的重要增长点之一。再次,深挖大数据金矿。共享单车企业的用户不仅都有具体的通信方式,而且都是经过实名认证的,在合规的前提下,可以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形成高质量的行业大数据。一方面,可以形成高水平的分析报告,为企业运营和市场营销提供有力的支持,获取咨询分析服务增值;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中关村数海大数据交易平台和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等大数据交易平台进行交易,获得大数据变现收益。(中新经纬APP)

【专家简介】相均泳,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经济技术研究院研究员。曾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韩国庆熙大学管理学院科研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主要从事产业经济和互联网经济等领域研究。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